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老板与老公
老板与老公

老板与老公



在江南陪柳叶过完春节,我和柳叶结束了平静而幸福的生活,我又回到了平山县,继续未完的工作。期间我拉到了一个大客户,大客户说他们准备买下我们工程的的4层楼,他们准备在这里搞个果汁厂,买下来的楼层当作行政办公房,这样比自己建个4层楼还要便宜。

  我听到他们的介绍,不由得欣喜若狂,一直以为,我们的工程基本都是卖不出去的,这一下子能卖出去4层,绝对是大手笔。当然,我和大客户没几天就把合同搞定,客户的首期资金也迅速到位。

  不过就在我们等着2期资金的时候,客户却来找我们说,由于还要盖厂房买设备,大头都差不多了,但是还差300万,问我能不能先借他点钱,厂房盖好后很快就能投入生产,产生盈利。他还答应我事成之后给我2% 的回扣。

  我虽然有点心动,因为以前我们也有过拆借的事,不过那时都是业务往来比较多,知根知底的公司。于是我找人去调查了一番,结果却不错,对方的资质什么都很好,确实也在盖厂房。于是我一狠心,从公司的帐户里拨了300万过去。

  谁知事后,那个人去凭空消失了,300万瞬间化为乌有。得知这一消息,我彻底懵了。我连忙赶回江南,把这件事告诉柳叶,柳叶和我思考了一夜,觉得只有两个办法,第一是尽量瞒着公司,迅速找到骗子;第二也是尽量瞒着公司,自己卖了房子把钱凑回来。

  可是没过2天,我就得到丁菲儿的消息,丁菲儿告诉我,老板已经知道了这事,初步决定以挪用公款告你,让我好自为之。我把这消息打电话告诉了正在上班的柳叶,说完我开了一瓶酒,一个人喝起了闷酒,不久就醉了不省人事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模模糊糊间我的耳朵里传来一阵说话声,细细分辨下,是柳叶在打电话,却听不清楚,又迷迷糊糊地睡去。

  第二天,一醒来,我刚打开手机,就接到丁菲儿的电话,却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。

  丁菲儿电话里说,柳叶昨晚给她打了电话,问她有什么办法,她告诉柳叶,只有老板能让我免于处罚,柳叶决定去找老板。她昨晚打我电话,想让我阻止柳叶,不想我的手机却关机了。丁菲儿还说,老板等会要去明轩茶楼,很有可能是去见柳叶,让我赶过去看看。

  明轩茶楼离公司不远,老板经常喜欢在那里招待客人,谈天说地。我得到丁菲儿的消息,就赶去明轩茶楼。来到茶楼,我隔着透明的玻璃,看到老板和柳叶已经到了,正在低声交谈。

  我悄悄地进去,来到一个角落,找到个位置。这个位置离他们很近,却隔着一圈小木柜子,柜子上摆满了绿色植物。服务员过来,我指指茶水单,随便要了杯茶,就竖起耳朵听他们的对话。

  「你晚上来希尔顿的2808号房,我满意了,你老公自然无事,钱也不用你们补,我还会把他调回来。」老板说。

  「我们把钱补上,再多补一点,还不行么?」柳叶的声音有点悲伤。

  「呵呵,夏小姐,你知道,我不缺钱。」老板的淡淡的说,「只要你晚上来,之前的事都可以就这么算了。」「你要我去做什么?」「夏小姐,你知道我要你做什么。今晚8点,我在房间等你,8点30你还不到,你老公就会要去坐牢的。好了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」老板短短几句,就结束了这次谈话。

  靠,这个死混蛋,明明想上我老婆,现在还逼着柳叶自己主动献身一样,太无耻了。我一边心中大骂老板,一边也替自己的没用羞愧,出了事情,居然要用老婆的身体去平息。

  见老板离开,我也不敢多呆,趁着柳叶还坐在那里发呆,离开了茶楼,回家。

  1个多小时后,柳叶也回来了,眼睛红红的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只是说风大,被沙子迷了眼。我们两个人都有心事,谁也没有多说话,中午的午饭吃了很沉默,柳叶有几次想说话,可是都欲言又止。

  午饭后,家里的气氛更加压抑,我想说,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只是坐在客厅里一个劲的抽烟。柳叶一个人在卧室里待了很久很久,再次来到客厅时,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。柳叶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,缓缓地说:「老公,晚上我去一个朋友家,她是检察院的,我请她再想想办法。」我深深地看了柳叶一眼,我知道,她根本没什么检察院的朋友,看来,柳叶是准备去见老板了。此时的我,多么想抱着柳叶,对柳叶说不要去,告诉柳叶即使我去坐牢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。但是想到牢房里失去自由的生活,又想到柳叶在老板身下的娇吟,我又犹豫了。

  我抱着柳叶,吻着她,告诉她我只爱她一个人,柳叶激烈的回应着我,边吻我边说:「我也只爱你,无论何时何地,你要相信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我都只爱你。」许久,我们才分开,柳叶说她约好了朋友,不陪我吃饭了,就匆匆离开了家。

  等柳叶离开,我给丁菲儿打电话,告诉她柳叶去找老板了。丁菲儿也有叹口气,说,没想到你们还是走到这一步了。

  我问丁菲儿,老板在希尔顿2808的房卡你那有没,因为我知道老板长期都在外面有包房,房卡都会放在丁菲儿这里。丁菲儿说有,让我先过去,她一会儿就到,给我开门。

  我到了希尔顿,丁菲儿过来帮我把门打开,告诉我,里面有个小房间,老板几乎没进去过,你要躲就躲在里面。丁菲儿离开的时候,问我:「为什么?」我回答:「因为自私,因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,为了自己的前途,为了自己的欲望。」丁菲儿看着我说:「我也是个自私的人,我为了自己的虚荣,为了金钱。我们两个都是混蛋,你是个大混蛋。呵呵,不过你混蛋起来也挺可爱的。」说完,这个小妖精就离开了。

  我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总统套房,心想,一会儿,柳叶和老板就会在这里做爱,在床上,在客厅,在沙发上,也许这里的每一块地方都会留下他们做爱的痕迹……想着想着,时间就要到了。我收回思绪,躲进了一个小房间里,怕不保险,我还躲在了窗帘的后面。

  周围黑洞洞的,寂静无比,我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心跳声。突然,传来一阵开门声,我估计是老板进来了,客厅里的电视被打开,老板似乎正在看电视。不一会敲门声想起,我看看手表,8点05分了,应该是柳叶到了。

  果然,门口传来老板的说话声:「夏小姐,你很准时。房间里热,先把外套脱了吧。」柳叶没有回答,柳叶的外套里穿的是紫色的紧身羊毛衫,把她的身材曲线勾勒得完美无比,如果脱去了外套,老板一定会赞叹柳叶高耸的双峰吧。

  我走窗帘里走出来,把耳朵贴到门边,想听见他们的对话。

  「柳叶你太美了,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迷恋上了你,今晚就好好陪陪我吧,之前你老公的事,我们一笔勾销」「是要我陪你睡觉吗?」柳叶的声音有点冷。

  「你是聪明人」老板说。

  「那你先把钱转到我的帐号上,然后把你掌握的证据都给我。像我们早上说好的一样。」「夏小姐,你放心,既然你来了,也很有诚意,我不会食言的。」我听到一阵拿东西的声音,接着是一阵沉默。

  20分钟后,听到柳叶说:「不错,东西都在。钱也到了。」「那夏小姐是不是也该兑现自己的若言了?」「好,不过我还有个条件」「说实话,我很讨厌别人和我讲条件,不过夏小姐这么漂亮,我就破例吧」「我只陪你这一次,11点前我要回家。」「好吧,不过在这期间可得乖乖听话,既然把东西都给你了,我自然也有办法再拿回来,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。」老板说。

  「夏小姐,别害羞,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。来,你先去洗个澡。别,别走啊,就在这里脱吧,不冷的,脱光了进去,慢慢地脱,不急。」虽然我看不到客厅的场景,但是我能想像出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,老板端坐在沙发上,我的娇妻柳叶羞愤地看着老板,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去。紫色的紧身羊毛衫、保暖内衣、BRA、修身长裤、内裤,一件不剩。她应该用手捂着自己的胸部或者是下体,维护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。

  「真美啊,夏小姐。来,我带你去洗澡吧。主卧里就有浴室,来,我们一起。」老板应该用他罪恶的双手揽上了柳叶,柳叶的娇躯应该正在发抖吧,亲手在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面前脱光衣服,再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,这是多么的羞耻啊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听见客厅里在无动静,知道他们已经进了主卧室,我便轻手轻脚地从客厅来到客厅的阳台上,由于套房的客厅阳台和卧室的阳台是连着的,我就很顺利的来到了卧室这里的阳台上。卧室的窗帘没有完全拉好,却正好方便了我的观看。

  老板正躺在床上,浴室的门关着,柳叶应该正在里面洗澡。柳叶洗的时间有点长,约莫30多分钟后,才披着浴巾出来。老板站起身来,欣赏着这幅美人出浴图。

  柳叶的长发盘在头上,身上的肌肤是带着暖暖的水汽,原本白皙的肌肤更加透着一点晶莹和红润。腿上的水珠没有完全擦干,有些顺着柳叶的性感的腿部曲线滑落下来。柳叶看到只穿着三角内裤的老板,又是尴尬又是腼腆地站在原地,仿佛不知何去何从,像迷路的羔羊一般,楚楚惹怜。

  「夏小姐,过来。」老板伸出手,要去拉柳叶,柳叶有几分羞怯,双手护着胸前的浴巾,向后退去。 _老板一个箭步上前,饿虎扑食一般将柳叶曼妙娇婉的胴体强搂在怀里。

  柳叶下意识地用力推开老板,转身向卧室门口跑去。老板没想到这时候的柳叶还会反抗,猝不及防之下,被柳叶推倒在床上,见到柳叶似乎要走,老板说:

  「你要走,我不拦你。但你记住,现在只有我能帮你的老公。」走到门口的柳叶进退不得,心乱如麻。我的心理和柳叶一样,又想柳叶离开,又想柳叶留下。柳叶还是走回了床边,失魂落魄地坐在床边。

  老板趁机过去,搂着柳叶的香肩,紧挨着柳叶。柳叶被老板搂着,双手紧紧地床单,小嘴紧紧地咬着嘴唇,强忍着心中的羞愤。

  老板得寸进尺,嘴巴含着柳叶的耳垂,把柳叶精致的耳垂轻轻舔弄,一会儿又在柳叶的耳边说:「放心吧,过了今晚,你老公会没事的,你也会自由的。今晚的事我不会说出去,没人会知道。」柳叶的脸色越来越红,认命似的不在反抗,洁白的牙齿还咬着下唇。我明白柳叶虽然来这里之前就知道会被老板奸淫,也做好了「就当被狗咬一口」的心理准备,但真正经历到的时候,柳叶还是无法接受。

  老板一边玩弄柳叶的耳垂,一边就要用手拉开柳叶裹着的浴巾,柳叶却死死护着,不让老板得逞。老板也不恼怒,只是用手隔着浴巾把玩柳叶的酥胸,另一只手揽着柳叶的香肩,亲亲摸索。显然经过前几次的和柳叶的调情,老板已经知道了柳叶的敏感点,明白现在这个看似的刚烈的美女,在欲望来临之时,会有多么的放荡。

  在老板的玩弄下,柳叶的守护越来越薄弱,感受到柳叶原本僵硬的身躯开始融化、变软,老板乘势把柳叶按到在床上,一把扯开了柳叶裹着的浴巾。柳叶一丝不挂地的呈现在老板的面前。

  老板压了下去,用嘴疯狂地亲吻柳叶的粉颈,亲吻着柳叶锁骨处的每一寸肌肤,一手扶着柳叶的小蛮腰,一只手抚上柳叶32C的乳房,挤压、搓揉,并不时玩弄下柳叶可爱的乳头。

  柳叶的修长玉腿一会儿的绷直,一会儿又自然的弯曲。我知道柳叶正在承受着身体上的强烈快感,可是心理的羞愤又不能让她表达出来,她正在极力的忍受。

  作为情场老手的老板,也发现了柳叶的变化。原本扶着柳叶小蛮腰的手,开始往下移向小腹,在柔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了一番之后,又探下柳叶的大腿内侧,触碰上了柳叶的小穴。

  「别…不要…不要啊…」下半身的被突然侵袭,让柳叶又恢复了一点理智,老板却不理会柳叶的求饶,原本轻轻触碰柳叶娇嫩阴唇的手指,迅速地插入了柳叶的小穴深处,又狠狠地抽插了几下。

  「哦…哦…嗯…啊…」柳叶的头部因为身体的沦陷而左右摇晃着,小穴里的刺激,让柳叶小嘴微张,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呻吟。

  「哦,小颜,你的小穴又湿又紧啊,那天在沙滩上我就想狠狠地奸淫你的小1「哦…不要…嗯…不要说了啊…」「那天年会被我添得爽不爽?你下面都湿了吧,晚上是不是求着老公插你?」听到这句话,柳叶身体的反应更加激烈。我知道柳叶一定想起了回到家的后和我的疯狂,她的主动、她的风骚……「看来那天晚上你老公一定把你插了很爽,你真是个骚货啊,被被的男人舔弄,回家一定求老公插你吧。」老板羞辱着柳叶,要把柳叶的自尊心完全击碎。

  「哦…求你…不要…嗯…嗯…不要说了…」老板这时牙齿咬着柳叶的锁骨处,伸出舌头舔吻着柳叶的敏感部位,手指急速地在柳叶的小穴里抽插、扣弄。可是每当柳叶快要高潮时,老板又会迅速地停下整个动作,待柳叶稍微平静后,又来继续玩弄柳叶。

  几次之后,柳叶被老板高超的技巧吊得七上八下,也渐渐迷失,原本隐藏着在羞愤之下的欲望被老板开发出来,只见柳叶媚眼含春,红唇微张,细腻光滑的肌肤因为情欲而变得敏感炽热。

  「哦…啊…啊…不要…再逗人家了…给我…」柳叶的身体已经吃不消老板的玩弄,竟然开始求老板干她。看到这一幕,我的心理有些苦涩,我知道虽然柳叶的身体原本就敏感,但是变得这样敏感还是经过了在日本的调教,可以说是我亲手把柳叶变得这么敏感。而今天享受着敏感娇躯的不是我,而是另外一个男人。

  「给你什么呀?」「不要逗我啊…哦…哦…插我…插我」柳叶的呼吸开始沉重。

  「用什么插呢,我的手指不是正在插你么?」「哦…哦…肉棒…用你的肉棒…」柳叶被我调教之后,原本不会说的词语,也说得顺口,这下却是被老板享受到了。

  就在我以为老板会翻身骑上柳叶的娇躯时,老板却又躺了下来,把柳叶的小穴对着的自己的嘴巴,而柳叶的俏脸正好对着了老板的肉棒,正是69式。

  老板舔了一口柳叶的湿润小穴,说:「小颜,要我肉棒插你啊,你也得给它服务服务哦,服务了好才可以。」柳叶握住老板的肉棒,有点愣神,老板又把舌头伸进了柳叶的小穴里,我知道这时柳叶的小穴一定正在缩紧又放松,正在轻轻地颤动。只见柳叶身体一个哆嗦,在情欲的指引下,不由自主地含着老板的肉棒,还不时舔弄棒身。

  「小颜,好吃么?你的口交技术真好,是你老公教你的么?你的爱液好多啊,好好喝。」老板羞辱着柳叶。

  老板吸着柳叶的爱液,不时地还吮吸几下柳叶的因为兴奋而充血的阴蒂。因为强烈的刺激,柳叶时而吐出老板的肉棒而大声呻呤,时而又更加卖力地舔弄、吮吸、吞吐起老板的肉棒来。

  老板被柳叶的小嘴吻得舒爽,终于按耐不住,说道:「小颜,刚才你是要我来插你么?」说完,拉起柳叶,抱着柳叶的腰肢,让柳叶的的小穴口对准自己的肉棒,却又不让柳叶坐下去。

  已经被老板吻了七荤八素的柳叶,嘴里喊着:「插我,大肉棒,插我」,顾不上让老板戴上避孕套,屁股就想往下坐,谁知老板这时扶着柳叶腰肢的双手,突然撤去力道,肉棒一下子顶入了柳叶的阴道最深处,直抵花心。「啊…啊…好爽…哦」柳叶忍不住发出一阵娇吟。柳叶这样被老板无套生奸了。

  老板急不可耐的耸动腰部,双手摸着柳叶的屁股,一挺一挺的插着柳叶的小穴。柳叶承受着老板的奸淫,老板越插越快,柳叶的身体慢慢的也坐不直了,被老板插得趴了下来,柳叶的整个身体趴在了老板的身上,高耸的玉乳和老板的胸膛紧贴,被挤压得变形。

  柳叶原本盘起的头发,在剧烈的抽插中慢慢散开,长发散落在自己和老板的身上,洁白的身躯无力地任用老板肆意的摧残,偏偏柳叶自己还正在享受,「哦…插我…哦…快插我…啊…用力啊…」一声声的浪叫不绝于耳,比和我做爱叫得还要浪。

  可能是受不了柳叶的紧窄的小穴,老板又让柳叶趴在床上。柳叶听话乖巧地趴好,还把屁股高高翘起,老板摸着柳叶的翘臀,对准柳叶的小穴,插了进去。

  柳叶平时和我做爱,不太喜欢这个姿势的,她觉得很羞人,可是今天却毫无反抗的摆出这样的姿势,任由老板奸淫。

  老板一边抽插,一边还抚摸着柳叶翘起的屁股,「啪」的一声,老板一手打在了柳叶的臀肉上。「啊……」我的娇妻柳叶发出一声娇吟,不知是痛,还是舒爽。我平时可是舍不得打柳叶的,没想到老板却能对这样娇滴滴的美女下得去手。

  「哦,小颜,你好骚,好贱哦。这样插你,舒不舒服?」「舒服…啊…好深…啊…哦哦…」我知道,这个姿势可以把肉棒插得最深,柳叶娇嫩的小穴里的媚肉一定被老板的肉棒干得翻了出来,老板也一定会次次顶向柳叶的花心。听着柳叶的淫叫,我一边想着,一边掏出自己的肉棒,自己套弄起来。

  「啊…舒服啊…不要停…快…快…插我啊」柳叶喊着,还摇着屁股。原来老板停了下来,毕竟上了年纪,体力不怎么好,这么抽插一个大美女,忍到现在也不容易。柳叶的小穴一下子失去了那种满足感,变的空虚。

  「可真是个小淫娃」老板赞叹一声,自己起身从床头找出一个药丸,吃了下去。

  靠,这个老淫棍,干我的娇妻,体力不行了还吃药,今晚柳叶还不得被你搞死啊,我骂了一声。

  老板稳定了一下心神,又提枪上马,这次老板把柳叶平躺下来,毕竟柳叶已经被干得全省瘫软了。老板扛起柳叶的修长美腿,房子自己的肩头,一边品尝着柳叶的美足,一边插着柳叶的小穴。

  柳叶白皙的美足,被老板把玩。因为身体的快感,让柳叶把脚趾极力上翘,却又被老板一次又一次的含入口中。老板在的舌头在柳叶的圆润整齐的脚趾上打着转,吮吸着、舔吻着。

  「哦,小颜,我好喜欢你的玉足啊,真漂亮。我第一次吻你的脚的时候,就硬得不行了,今天终于可以一边插你,一边舔你的玉足。」「哦…你个坏人…哦…早就想插人家…快舔我…插我…」,柳叶真的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老板插,呻吟声中已经透出娇媚,这是她和我做爱时情动的表现。

  见柳叶被插得情动,老板放下柳叶的双腿,发福的身体压在了柳叶的性感娇躯之上,亲吻着柳叶的脸颊,一边插着柳叶,一边在柳叶的耳边说得:「小颜,我爱你。」听着老板的情话,柳叶放佛忘了是被老板插,柳叶的嘴里喊着「啊…哦…啊…啊…插我…老公…哦…插我啊,老公。」柳叶扭动着娇躯,配合着老板的抽插,发出动人的娇啼。也许这一刻她把老板当成了我吧。

  听见柳叶喊自己老公,老板更加振奋,用尽全力加紧奸淫着柳叶。「啊…啊…老公…饶了我…啊…我不行了啊…哦哦…嗯…啊…」柳叶被老板插得快要高潮,老板一边亲吻着柳叶娇叫的小嘴,一边挺动屁股快速抽插。

  「哦…哦…哦…啊」短促的娇吟,和柳叶紧紧绷着的身体,代表着柳叶已经高潮。

  老板似乎还想多插柳叶几下,但是柳叶高潮后爱液大量的分泌出来,使得小穴里更加的湿润,让抽插更加容易,可是偏偏紧致的媚肉又紧紧包裹着老板的肉棒,让每一次的抽插都伴随着强烈的吸力和灼热。

  老板也坚持不住,一下子插入柳叶的小穴顶端,顶开花心,对着柳叶子宫吐出大量的滚烫的精液。

  高潮后的柳叶任由老板在她体力射精,无力的躺在床上。射精后的老板,因为吃药的缘故,依然金枪不倒。只见老板抱起瘫软的柳叶,走向浴室,说道:「小颜,我帮你洗洗,你下面都是我的精液,回家可别被你老公看到。」柳叶在高潮后陷入了短暂的失神,任由老板把她抱进浴室。

  我想刚刚肉体的诚实反应和被撩拨起的欲望,使柳叶的心底产生了极度的羞耻感和一种不甘。她有对自己丈夫深陷麻烦的无奈,她有感到自己对不起老公,有对自己被逼献身的不甘。但是与此同时,她更有对回想起刚才和老板做爱时的羞耻和欲望的满足。此时的她一定还是把老板当成是我,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吧。

  我见他们进了浴室,又从阳台绕回客厅,隐约听见浴室里传来的水声、「啪、啪」的肉体撞击声以及「扑哧、扑哧」的抽插声,当然还有柳叶的「哦…哦…啊…嗯」的呻吟声。

  我又躲进了小房间,想像着此刻老板是在怎么奸淫柳叶。是在浴缸里奸淫呢;还是让柳叶对着镜子,扶着洗手台,从后面狠狠地插着柳叶;亦或是坐在马桶上,让柳叶观音坐莲?想着想着,我套弄着自己的肉棒,射了。

  靠,自己的娇妻被人奸淫,而我自己却只能打手枪,我真是有够无耻的。

  1个多小时后,柳叶和老板才出来,客厅里柳叶正在穿衣服。老板对着柳叶说:「小颜,今晚很愉快,我会兑现承诺的。」柳叶只是说:「嗯。如果我老公还是出事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」此时的柳叶又恢复了她平日里的本性,和床上那个淫荡的尤物判若两人。接着就是开门、关门的声音,柳叶应该已经离去。

  房间里的老板,边穿衣服边说:「这次的计划真不错,柳叶这个小美女太有味道了,王远那小子艳福不浅啊。哼,几次得到柳叶,这次还还是乖乖过来,让我爽了。」听到这里,我五雷轰顶,原来我所遇到的一切都是老板的设计啊。此刻我发誓,以后我也一定要让老板尝到妻女被人淫的滋味。

  老板穿好衣服,休息了一会儿,也出门走了。待老板走后,我看看再也没人,也离开了这里。

  回到家,柳叶已经回来,见到我只是问我去了哪里,我说出去买包烟。柳叶起身,抱着我说:「我问过我朋友,她说没什么事,把钱补上就可以。你放心。」我抚摸着柳叶的长发,说着:「傻孩子,傻孩子。」我们这样一直抱着,良久,柳叶已经在我怀里睡去。是啊,今晚她太累了,生理和心理上都太累了。宝贝,好好的睡吧,老公永远爱你,就像你爱着我一样。

................